脏话酱

梦女。
头像是九条天。

快递垃圾

爱看就看,不看拉倒哈,没给我钱的人的意见一律不听❤️

给了钱的基本上也是左耳进右耳出

我又撤了tag

天一织/酒心巧克力

七濑天x和泉一织

方便理解的前情提要:喜欢上自己好友兄弟七濑天的和泉一织,在情人节这一天在目睹了陆收到来自天的酒心巧克力之后,蹭完吃(?)找天耍酒疯的超短小故事。

情人节快乐!


>>

“和泉一织,你很重,从我身上起来。”

“……不要。”和泉一织说。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用交叉的手臂环住了七濑天的脖子,将百分之八十的体重一股脑的堆在对方身上。天“嘶”了一声,迅速调整好姿势摆正重心站稳了。不愧是前辈,他昏昏沉沉地想,自勉强挑起一角的眼帘缝隙中窥伺天的脸。他看到柔和的侧脸线条,这和他第一次看到这张面容的时刻重合了。

一织有个秘密,他喜欢可爱的事物。

看起来冷峻又严谨的男高中生喜欢的却是毛茸茸软乎乎的可爱物品,绝对会被人笑的。十七岁的少年这么想着,把这个兴趣藏在了心里。

然而他第一次在自家店里看到天的时候,喜欢可爱事物的心就被戳中了。

拥有樱花般颜色头发的青年垂下眼眸,安安静静仔仔细细地在摆放甜品的玻璃柜前挑选着,给人以慵懒印象的朱色猫瞳里浅浅倒映着各色的点心。暖黄色的灯光点缀着他的发丝、眼睫、脸颊。他慢慢地看着,明明没有说话也没有微笑,但是几乎是肉眼可见地感受到他周身的氛围缓和了下来,一织几乎以为自己看到了一只伸着懒腰的白猫。

松软的、如有实质一般的毛绒感。

——好可爱。他情不自禁地这样想,随后他看到对方朝自己展露微笑。

十七岁的一织第一次感受到坠入爱河的慌乱。那毫无疑问是一瞬之间的事情。节节败退,片甲不留,七濑天没有使用任何刀枪棍棒,凭着一个微笑攻下了和泉一织的城池。

“那居然是对着陆的……犯规。”他嘀咕道,阖上了眼,感觉到天的手按在自己的手背上——有些凉——听见天说话。天大概侧过了头,侧边稍长的头发羽毛一样掠过皮肤,“你在说什么……你喝醉了吗?”他的呼吸是温热的,“你还没成年吧?”

好近的距离。他说:“我没醉。在成年之后我也没有接触酒精的打算,也没有谈恋爱的打算,更没有当受虐狂的癖好。”他以相当冷静的口吻说道,“我清醒地想要挂在您身上,这是我的愿望,希望您满足我。”

“……我送你回家。”天叹气,谨慎地换了一个方便行走的姿势,“我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你的酒量和酒品都相当令人担忧啊,和泉一织。”他用冰凉的手贴上一织的脸。

你明白了什么?一织想。七濑前辈什么都没明白。一织突如其来地恼怒,随后这腔怒气随着天的手掌的冰冷的温度与面颊上的滚烫一同消退。他睁开眼。七濑天玛瑙石样的剔透眼眸泛着清澈的光,酒一般又将他恢复丝毫的理智溺毙。

一织注视着天的脸。对方露出了无奈的、却又相当温和的笑容。

“七濑前辈,”他忽然说,以一个极其老套的问题开头,“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嗯。情人节……”

“所以,”一织打断他,以一个不像是醉酒的人能有的语速说,“我喜欢你。您也明白了这一点吗?”


>>

最后的小补充:

巧克力其实有送给一织的。但是一织没发现XD

◆新置顶◆

◆脏话酱◆

讲暴言/转文/闲聊/平时吃粮用的小号。

近期i7,是天all。91/97/98/天纺

攻控,混乱邪恶,雷点是近亲上床。

Q2697835004,欢迎扩列!

◆约稿

千字1r,不保证质量和字数。

0.52r起跳,精确到十字,要求是转账备注九条天。

◆谷

是白嫖。


存档

◆朋友的梦女稿,请不要代餐!◆

◆是dear vocalist的reodo。◆


可以找我约稿物不美但价廉



>手机中男友

「唔……好冷……」

你醒了过来。被子很温暖,带着挽留爱人般的气势将你牢牢地裹住。你闭着眼往后缩了一下,却没感受到应有的体温,反而是将杯子拱开了缝隙,凉风渗进来,让你的脑子抖了抖,从一片混沌中抓出一条关键信息:レオ不在。

尽管天已经大白,但今天明明是休假日,你本应该与レオ一起甜蜜蜜的腻呼在床上,他会趁你还在睡的时候轻轻从身后抱住你,绕你的头发玩,在你睁开眼睛后蹭你的脸蛋——而不是现在这样留你一个人独守一个被窝。

被窝再暖也没有男朋友的怀里暖,你想,闷闷不乐地翻了个身,听见枕头边手机的震动声。你接起来。

「雨ちゃん?」那边的声音很轻柔。平时的你每天就是被这温和的嗓音叫醒,靠它抚去早起的不满,精神饱满的开始一天的工作。「早上好,你睡得怎么样?」

「很不好,」你说,并没有掩饰声音中的委屈,「レオくん,你去哪了?」

レオ的声音一滞。「……雨ちゃん,你先深呼吸一下。」他说。你把手机靠在耳边,深深地呼吸。「嗯,做得很好。那接下来挂断电话,解锁手机。」

「……」你眨眨眼,「欸?」

即使并不清楚男友的意图,你还是照着他的话做了。你看到亮起的屏幕显出来电人的名字。

——雨宫梨纱,你的名字。

……怎么回事?

难道是レオ对于你长期恶作剧的回礼?你按下了挂断按钮,暗暗在心中记上一笔。不,这可不能成为你失去在喜欢的人怀里窝上一早晨的权利的理由,即使是喜欢的人也不可以!

如果仅仅是因为想要恶作剧而这样的话可不能饶恕,要许多美味的草莓蛋糕才可以弥补你心中的不满。你就这样胡思乱想着解锁了手机。

然后,你在手机里找到了レオ。

手机中的レオ向你挥挥手:「雨ちゃん,这里。」他的语气轻飘飘的,与平时在约会地点等你时并无两样。

「啊レオくん……不对啦!!这是怎么回事?!」是闹鬼了吗?不会是闹鬼了吧?!

你握着手机有些崩溃地喊出声,清晨迷糊的大脑被激得以五百马赫的速度开始全速奔跑运转。屏幕中的粉发男性说着「一大清早起来就发现被困在这里了」垂下头,眉眼中皆带着惋惜。「明明是难得的休息日,可以和雨ちゃん一起……」

男友那边,似乎也因为清晨没有把喜欢的女孩子牢牢抱在怀里而感到不愉快,而且持续的时间还更长……也许你也应该给他一块蛋糕。

レオ的心情与你并不出人意料的合拍了。冷静下来的你一边嘀咕着就是说啊,一边用手指触摸屏幕上レオ的脸颊。他浅灰色的猫瞳微微瞪大了。「好冷。雨ちゃん没有盖好被子吗?」他以埋怨的口吻关心你,你乖巧地把自己重新缩进因为一番闹腾敞开大半的被窝,有些好奇地又触碰屏幕,轻轻地在他隐在发间只露出一点的耳垂边滑过:「レオくん,感受得到我的触碰吗?」

「嗯,可以唷。」他说,偏过头去。真不公平,你只能碰到冷冰冰的手机屏幕,但他却能感受到你。你瘪起嘴,随后又因为男友泛起粉色的耳尖而露出微笑,乐此不疲地用手指追寻着他。发出「真是的!你再这样我会生气的!」的声音的男友最终败下阵来,任由你将屏幕上他的粉色的头发梳顺。

「レオくん,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变成这个样子的?」你问。

レオ垂着眼思索:「大概一小时之前……?」

「那么早吗?!」你讶异,「你该早点叫醒我的。」

「因为,雨ちゃん的睡颜很可爱。」他凝视着你说,灰色的眼眸里满满的认真,「想一直看着你。……不知不觉间就过去了很久。你生气了吗?」最后的疑问轻轻的,手机中的レオ靠近了你,舞台上冷淡的LUMIERE的主唱脸上带着撒娇一般的神情。

明明是冰冷的手机,但你仿佛能感受到他的吐息。温暖的、火热的,不容置疑地包裹住你带你沉溺于爱与情欲之中的。他会亲吻你。

「雨ちゃん,脸好红。」

「是你说奇怪的话!」被你用这样狼狈的话指责的レオ发出轻笑:「果然醒着的你也很可爱,不管是怎样的你都很可爱。我喜欢这样的你。」他苦恼地皱起眉,「好想抱你。……怎么样才能变回去呢?」

「唔!!」你因他的话语而感到害羞,「明明都这个样子了……!レオくん是笨蛋吗?!」

レオ眨着眼,微笑着在唇边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你似乎总是无法在这种方面上胜过他。

但今天会不一样……大概。

你的目光在屏幕中他身上的白衬衣上流连了一会儿,坏笑一声:「レオくん,我要对你做坏事!」

说话的同时,你用指尖触碰了他的衣角,屏幕中的白色的衬衣被掀起一角,又掀开更大的一角,随即脱掉,男友赤裸的上身就这样暴露在你的目光中,你摸摸他的腹肌,看到他转红的脸颊,「怎么样?」你以戏谑的语气说,「我觉得超有趣——唔!」

你的大脑忽然一片空白。也许只过去了一瞬。

原本正被抱着手机的你不亦乐乎地调戏的男友已经从你身后紧紧抱住了你,而手机变回了原本的屏保。熟悉的体温与拥抱给了你莫大的安全感,你慌乱的一颗心终于落地,你握住他的手。

「レオくん,你回来了吗?」你说。

「我呢,」レオ说,你感受到到他柔软的发丝落在你的脖颈上,他贴近了你,「差点以为回不来,再也不能像这样抱着你了。……这样想着,很害怕。」

「……我也是。」你翻了个身,揽住他的腰,随后一僵——在手机屏幕中被你脱掉的白衬衫真的不见了。他的上身是赤裸着的。

「而且雨ちゃん做了坏事,我想着一定要讨回来。」レオ亲吻你的发顶,声音带了笑,「所以你一定……会给我奖励的,对吧?」

自手机中回来的男友,将你压在了身下。

我的脸都丢在这个号了 什么叫不择手段乱打tag 这就是 浑蛋!

小号爱怎么作怎么作 哼()

想了想撤掉了cptag,都发在这个号了那不就是默认没人看嘛!

大变活人

写着玩。


>>

——那只是在一瞬间发生的事,就在九条鹰匡和七濑陆尚未反应过来的时候。

没有人清楚发生了什么,他们只知道原本乖巧地坐在那里,只是沉默地握住带着快要哭出来一样表情的弟弟双手的七濑天消失了。

取而代之坐在那里的是一个青年。青年带着宽大的鸭舌帽,口罩遮住了大半张脸,鼻梁上架着黑色方框眼镜,一身浅色系的休闲服,乍一眼看去仿佛闯入店内打劫的可疑不法分子,然而细细打量,竖起的衣领下若隐若现的纤细脖颈与漂亮的锁骨,却有引人口干舌燥的色气感。青年似乎是愣住了,呆滞地朝四周看了看,眼眸睁大。

“这是哪里?”他喃喃道,语气带着不可置信,“拍摄地点是这里吗……?”

七濑陆彻底地愣在了原地,任由对方比孪生哥哥大了几乎一倍的手如刚刚那样覆在自己手上;而愕然的九条鹰匡将咖啡撒掉了几乎一半。

“你……”九条鹰匡发现自己的喉咙有些干涩。

纵然他见多识广,也从未经历过这种大变活人的灵异事件,特别是被变掉的还是他看上的人。

还能说是什么呢,“你是谁?”他问。

青年扭过头来。在与九条鹰匡视线对上的一瞬间,他的全身僵硬得像被按下了静止键,浅朱色的眼中满是震惊,只有嗓音自喉间溢出,“九条先生……?还有……你是陆?”他随即看向七濑陆,红发的男孩从茫然中清醒过来,慌乱地从这位凭空出现的陌生人手中抽回自己的手,移开了视线。

很奇怪,尽管并不认识眼前的人,但实际上并不讨厌被他握着双手。七濑陆想。很温暖,像……天哥一如既往的、温柔的安抚。对方的嗓音即使在这种状况下依旧是亮而柔和的,呼唤自己名字的语调亲昵而熟稔,似乎这两个音节已在他唇齿间演练过千百次。世界上这样呼唤他的人只有一个。

尽管这个人刚刚消失了。

青年陷入了沉默,许久,长长吐出一口气。

九条鹰匡注视着他,将杯子端起。

——下一秒,他把剩下一般的咖啡也撒掉了。因为青年摘下了帽子与眼镜,将口罩拉到了下巴处。他有着与消失的七濑天一样的樱色发丝,浅朱色的猫瞳微微眯起时,凛然与艳丽完美的融合。

倘若这张脸展露笑容,九条鹰匡想,粉丝们只会如逐火的飞蛾般前仆后继的涌上去吧。

然而这张脸的主人绝不是令飞蛾自取灭亡的火焰,而是点亮粉丝梦想的光。

粉丝们会为他发狂。

如果那个男孩长大的话……


“天哥!”

“天。”


<<

九郎……夜见九郎……呜呜呜……